在硅谷,谁才是科技公司首选的IPO上市承销商?

摩根士丹利是脸书上市证券的主承销商。尽管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在FB上市后似乎被击败,但美国著名金融作家兼评论家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uart)在一篇帖子中指出,摩根士丹利在硅谷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

5月11日新闻,美国著名金融作家和评论家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在周五《纽约时报》的评论中指出,摩根士丹利仍然是硅谷最高的国王。评论如下:“脸谱网2012年5月的首次公开募股遭到抨击,华尔街分析师兼博客作者亨利布洛杰特称之为“一场灾难”,《华尔街日报》称之为“拙劣的发行”。摩根士丹利是脸书上市证券的主承销商。自从脸谱网上市以来,备受推崇的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似乎已经彻底失败。

当另一家著名社交媒体公司推特选择高盛作为其首次公开募股主承销商时,高盛投资经理杰弗里西卡(Jeffrey Sica)告诉媒体:“我可以想象高盛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科技公司首选的首次公开募股承销商。”与脸谱网上市后的表现相反,推特的股票一上市就飙升。

但是过了一会儿,情况又变了。在最初的崩盘后,脸谱网的股票最终在一年内回到发行价格。截至本周,脸谱网股票的累计涨幅已达到近50%,耐心的投资者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另一方面,推特的股票在首次上市时迅速上涨。2013年11月7日,推特股票上市的第一天,其开盘价为45.10美元,但此后一直在下跌,目前已跌至33美元以下。

尽管脸谱网在首次公开募股后的表现不佳,摩根士丹利仍然是受到希望首次公开募股的科技公司密切关注的顶级证券公司。自脸书上市以来,摩根士丹利已参与了47家科技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总价值为234亿美元。从上市公司的总价值来看,摩根大通排在第二,高盛排在第三。

这还不包括阿里巴巴,它计划今年夏天上市。摩根士丹利是阿里巴巴选择作为证券发行承销商的五家投资银行之一。

西卡承认他的预测没有实现。他说:“我想这表明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创伤。摩根士丹利从脸谱网的上市中吸取了教训,此后他们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零售经纪分销网络。这是高盛没有的优势。”

这也澄清了摩根士丹利西海岸技术团队的不满,该团队由47岁的迈克尔格里姆斯领导。在摩根士丹利工作了19年的格林斯本周表示:“我们知道,在一个不稳定的市场中,专注于为客户提供价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当媒体攻击摩根士丹利的西海岸技术团队时,他引用英国小说家兼诗人鲁德亚德吉卜林的诗《如果》来鼓励他的同事。这首诗以下面的话开始:

“如果你周围的人不理智,那就怪你。

你仍然可以保持内心的平静。”

其他人说摩根士丹利为恢复声誉做出了不懈的努力。脸书上市后,摩根士丹利面临如此糟糕的局面,其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不得不站出来捍卫公司在脸书上市中的工作。他还在一段网络视频中告诉摩根士丹利的员工,他们应该为同事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摩根士丹利前员工回忆道:“是媒体浪潮让我们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我们技术团队的成员震惊和受伤。你能责怪他们吗?全世界都指着他们的鼻子骂。我们的竞争对手都在说我们的坏话。亨利布罗吉特在电视上批评我们,并不断煽风点火。我花了很多时间安抚顾客,并向他们解释公司的行为是正确的。”

现在,布罗吉特的声音似乎变得柔和了。2012年,他称脸谱网的上市是一场“灾难”,并写道:“脸谱网首次公开发行的最大问题是投资者为股票支付的价格(即脸谱网股票的发行价格)太高。”

但他本周表示:“摩根士丹利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从未对此提出质疑。”他还表示:“在当时股票市场的需求下,脸谱网的股票定价非常好。”

他还说,但毫无疑问,机构投资者拥有小投资者无法获得的重要信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声称他们已经完全遵守了各种法律法规,这或许是真的,但说他们在脸书上市案中遵守法律法规是荒谬的,因为小投资者没有相同的信息。

摩根士丹利没有置评。

一些客户说,在脸书上市后,摩根士丹利在至少三家科技公司上市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三家科技公司是帕洛阿尔托网络公司、皮划艇公司和Workday公司。更有价值的是,当这三家科技公司上市时,许多人说脸谱网完全摧毁了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市场前景,因此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这三家公司上市中的成功更有力地证明了它的特权地位。

Redwood Capital的风险投资家吉姆戈茨是帕洛阿尔托网络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之一。他在选择摩根士丹利作为这三家公司的承销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说:“摩根士丹利有勇气和我们一起去试水。”

他还说:“大众媒体指责摩根士丹利,其中许多是由竞争造成的。但这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无法保证所有新股发行案例的成功,但它们仍然是科技公司新股发行领域最大的投资银行,其地位已经保持了几十年。没有其他球队像他们这样有丰富的经验。他们不仅有格林,还有一大群专家。”

摩根士丹利在硅谷历史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它是苹果、思科、谷歌和Salesforce.com的主承销商。除了格里姆斯,摩根士丹利的技术团队还包括高级投资专家,如保罗张伯伦、安德鲁卡恩斯、德鲁格瓦拉和科林斯图尔特(Colin Stewart)。他们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比如著名的技术银行家弗兰克夸特隆(Frank Quattrone)的离职,以及谷歌2004年上市期间一场复杂的荷兰拍卖中的批评。当摩根士丹利在金融危机中摇摇欲坠时,银行家们仍然和摩根士丹利站在同一边。

格特说,对于硅谷的客户来说,更重要的是摩根士丹利经历了“大浪”和“大世界”,经历了许多波折。沙丘路已经忙碌了很多年。(门罗公园市沙丘路(Dune Road)是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街,聚集了大量的风险投资基金。可以说,沙丘路对美国新兴市场和华尔街对证券市场一样重要。)他说:“别忘了,当技术泡沫破裂时,许多大公司缩减了登希尔路办事处的规模,甚至关闭了它们,甚至包括高盛和德意志银行。”

对摩根士丹利来说,脸书上市后的几笔交易是最关键的,摩根士丹利的银行家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后来在摩根士丹利的帮助下上市的三家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网络安全软件制造商帕洛阿尔托网络公司的股票在交易的第一天上涨了近13%。领先的旅游搜索引擎服务提供商Kayak以每股26美元的价格上市,5个月后被Priceline.com以每股40美元的价格收购。人力资源云软件制造商Workday的股价自上市以来已上涨逾38%。

尽管科技股最近大幅下跌,但这将是摩根士丹利交易员创纪录的一年。除了在阿里巴巴即将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中担任主承销商之外,它还在以16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的过程中担任了脸书的财务顾问。

格里姆斯似乎仍然热衷于各种并购。红杉资本的格特在情人节(恰好是周六)下午1点给格林斯打电话。那时,格林已经和妻子出城度周末了。当葛茨告诉格里姆斯,他不能没有交易就玩的时候,格里姆斯跳进车里,冲到门罗公园城。那天晚上,他与WhatsApp和Gertz的几位创始人进行了会谈。格特说:“在接下来的五天里,他基本上和我们呆在一起。”

当然,格林和摩根士丹利将获得巨大回报。据弗里曼咨询公司称,摩根士丹利的交易服务费估计在3500万至4500万美元之间。

格里姆斯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技术革命。我们将与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公司合作,并参与他们最关键的项目。”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