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成:日韩贸易争端——起于历史症结,延至安保撕裂

我将在三天前分享的查哈尔研究所

指南:最近,与中日关系的急剧改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韩关系已经急剧恶化,有陷入深渊的危险。 8月2日,日本政府以互信破坏和安全问题为由,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中删除,并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将历史问题转化为经济报复,导致安全合作发生了巨大变化。两国之间的环境。日本将历史问题与安全问题联系起来,以向韩国传授知识,并限制韩国下一代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两国之间的冲突似乎不可避免地在升级,并可能陷入恶性循环。这三个方面的历史症结可以解释这种“相互伤害”模型的原因。

首先,冲突升级

从日韩两国的历史问题出发,从贸易往来中传播安全领域。尽管日本和美国先前曾要求韩国维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但韩国对日本的出口报复措施导致了类似于“王兵”的惩罚性对抗。放弃了GSOMIA。在当前形势下朝鲜反复发动短程弹道,如日韩军事合作已经退步,日韩之间共享秘密情报将导致困难,日美韩在对付北朝鲜合作方面韩国出现了缺陷。但是日韩双方将美国情报融合作为信息共享的媒介仍然可以推广。对此,日本震惊美国感到失望。

在日韩争端升级期间,韩国形成了“抗日政治正确性”气氛,抵制日货继续蔓延,影响到日本的日本啤酒和卷烟旅游,禁止进口日本福岛海鲜。日本网民也掀起了抵制韩国商品的热潮。两国民族之间的对立加剧了。

日本和韩国在这场争端中表现出共同特征:不再仔细研究美国因素的约束作用,单方面强行使用问题联系战略作为对“筹码”的压力;相互之间的不赞成使他们彼此忽视,反对螺旋式升级,不表现出弱点,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韩国商店抵制日本商品

第二个历史症结

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关系总体上正在恶化,并形成了“相互伤害”的格局。追根溯源有三个原因:

首先,历史上无法消除的症结始终在日本和韩国之间。韩国有着强大的历史情结和受害者心理。它一直在寻求日本的精神赔偿和利益,并尊重基于三权分立原则的司法机关的判决。日本一直使用《日韩请求权协定》作为屏蔽,坚持认为赔偿问题已通过《韩日请求权协定》解决,并且韩国违反了国际法。对此,温载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日本公司的赔偿要求尚未到期。

第二,多重现实和矛盾的影响拖累了日韩之间的关系。解散“和解与治疗基金会”,实际上是废除《日韩慰安妇协定》,朝鲜军舰火控雷达照亮了日本军机,韩国法院判决日本军方企业强迫第二次世界大战劳工受害者索赔案胜诉此案并决定夺取日本三菱重工在韩国的专利权和商标权,日本将韩国从白名单中删除,这些冲突交织在一起,成为为日韩关系降温的降温剂。

再次,法国的温家宝对日本的看法直接影响着韩国的对日政策。温仔的过去在诸如慰安妇和独岛之类的历史和领土问题上都很艰难。文学政府是左翼进步政权,它依靠烛光革命来登台。它具有强烈的以人为本的思想和反日情绪,加强了日本对历史问题的调查,并推行了“走回顺顺的ckle锁”政策。正在清算。在这方面,日本认为,案文在日本将是一个坏人。

日韩争端的扩大导致日韩美日韩安全合作出现裂痕。它在安全方面对中国有利,但在经济上对中国和日本的自由贸易区不利。自由贸易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降低了中国与美国贸易的议价能力。

作者:李家成,辽宁大学察哈尔研究所研究员,国际问题学院副教授

收集报告投诉

导语:近来,与中日关系大幅改善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日韩关系急剧恶化,并有滑向深渊的危险。8月2日,日本政府以互信受损和安全问题为由将韩国移出贸易白色名单,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将历史问题转换为经济报复,导致两国安全合作环境发生巨大变化。日本将历史问题与安全问题挂钩,旨在教训韩国,并限制韩国新一代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两国的冲突似乎不可避免在逐步升级并有可能陷入恶性循环。三个方面的历史症结可以解释这种“互害”模式产生的原因。

一、冲突升级

源自历史问题的日韩对立从贸易领域延烧到安保领域。尽管日本和美国此前要求韩国维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但韩国还是针对日本的出口报复措施使出了类似“王炸”的惩罚性对抗措施 废弃GSOMIA。在朝鲜多次发射短程弹道导弹等的时局下,日韩军事合作却出现倒退,日韩间共享机密情报将产生困难,日美韩三国在应对朝鲜上的合作出现了破绽。但以日韩双方推进情报一体化的美国为媒介的情报共享则仍可以推进。对此,日本感到震惊,美国感到失望。

在日韩争端升级的过程中,韩国国内形成“反日政治正确”的氛围,抵制日货运动不断蔓延,波及赴日旅游、日本品牌啤酒与香烟,禁止进口日本福岛水产品。日本网民也掀起了抵制韩货潮,“厌韩”风气日盛。两国民意对立加剧。

日韩两国在此次争端中表现出共同的特点:不再顾忌美国因素的约束作用,单方面强行使用议题联系策略作为施压“筹码”;互相嫌弃以致互不理会,对抗螺旋升级、互不示弱,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韩国店家上街抵制日货

二、历史症结

日韩关系正全面恶化,形成“互相伤害”的模式。追根溯源,原因有三:

首先,无法消解的历史症结始终横亘在日韩之间。韩国有着浓重的历史情结和受害者心理,一直在向日本寻求道义上的赔罪和利益上的补偿,并基于三权分立原则,尊重司法机关的判决。而日本一直拿《日韩请求权协定》作为挡箭牌,坚称赔偿问题已通过《韩日请求权协定》全部解决,认为韩国违反国际法。对此,文在寅表示,二战劳工个人对日企的赔偿请求权仍未失效。

其次,多重现实矛盾交错影响,共同拉低了日韩关系。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会”、事实上作废《日韩慰安妇协定》、韩国军舰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军机、韩国法院判日本军企强征二战劳工受害者索赔案原告胜诉并决定扣押日本三菱重工在韩专利及商标权、日本将韩国从白名单中剔除,这些林林总总的矛盾交织在一起,成为日韩关系降温的冷却剂。

再次,文在寅的日本观直接影响了韩国的对日政策。文在寅过去在随军慰安妇和独岛等历史和领土问题上强硬主张突出。文在寅政府是靠烛光革命上台的左翼进步政权,有着强烈的民本主义思想和反日情怀,在历史问题上加强对日追究,推进“去朴槿惠化”的政策,两大涉日外交遗产相继被清算。日本就此认为,文在寅为在国内博人气而把日本当坏人。

日韩争端扩大化,导致日韩乃至美日韩之间的安全合作出现裂痕,在安全上有利于中国,但在经济方面有损于中国所力推的中日韩自贸区(FTA)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从而减少中国对美贸易博弈的筹码。

作者:李家成,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